9uu有你足矣最新消息

骠骑大将军马少群正在一个人苦思冥想一些眼面前无法解决的事情,忽然,他看到有几个人影像轻烟一样从自己家的大院子的墙头上飘了进来,身法之轻灵,动作之美妙,马少群一看就知道遇到了高手了。

黑暗之中,马少群也看不清楚到底是谁,所以,马少群拔出挂着墙壁上的佩剑,想把从大院子的墙头飘进来的人击杀于大院子的墙壁处!

马少群一抖剑花,长剑犹如繁星点点,泼向那些从外面飘进他们家大院子的人。

忽然,马少群就觉得自己的长剑被人一脚踢在长剑的剑刃上,长剑差一点脱手飞出去,握剑的右手火辣辣的酸麻。

马少群透过房间里面昏暗的灯光看到,原来是一个长得煞是好看的老婆子,旁边站着一个人和她差不多大年纪的老头子,还有两个人一直隐藏在墙壁的花树旁边,马少群也看不清楚那两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你们是什么人,深更半夜到马家所欲何为?”马少群虽说刚刚被别人一脚踢在长剑的剑刃上,震得他的右手手臂有点儿麻木,但是,他也知道,他手中的长剑千万不可以脱手。

因为今晚来犯的敌手武功很高,如果和他们徒手搏斗肯定占不了上风,无论如何马少群也不会让他们伤了自己的家人!

那两个老婆子和老头子也没有说什么话,老头子缓缓的从老婆子的身后走到老婆子前面,右手的大拇指抵在右手食指的第一个关节处,右手的食指关节突出,成锥子形状,左手也是和右手一样,双脚分内八字步站立。

那个老婆子看到老头子如此动作,立刻右脚一个朝天蹬,右脚的脚掌朝天,右手摆在自己的胸前,左手化掌护着自己的头顶。

马少群虽说是一个富家公子,但是,由于他小时候喜欢这个练武功,所以家里面帮他请不少会武功的师父,来马家教他武功,后来,他碰到名动江湖的阿三之后,阿三也曾经从侧面指点过他的武功之中的不足之处,另外也教了他一些武功里面的许许多多的对敌方法!

马少群虽说知道对方已经有四个人,但是,他也一点点不惊慌,看到对方摆出招式的架势,他总觉得好像有点儿熟悉,但是又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些武功,他的脑海里面突然浮现出阿三曾经指点过他的那些对敌之术。

马少群右手握住长剑,剑尖斜斜指着地面,左手捏着剑诀背在自己的身后,双眼紧紧的盯着面前的这两个人。

惊艳美女面容娇嫩溪水旁浪漫唯美写真

忽然,那个老头子就像离了弦的箭一样,身子纵身跃起,双手在空中变化成双掌,或劈,或斩,或削,或推,掌掌不离马少群的上三路,招招致命。

老婆子看到老头子已经出手,立刻一个侧空翻,双脚连环踢出,脚脚不离马少群的下三路,也是招招致命。

就在这个电光石火之际,马少群不退反进,长剑忽然从下方一个撩剑式,剑光犹如匹炼般洒向老婆子和老头子两个人!

如果这个时候,那个老头子和老婆子还要继续往前进攻马少群,马少群肯定要会被他们的拳脚打伤,但是他们两个人恐怕也逃不过马少群的撩剑式,也会被马少群的长剑多多少少的伤到一点。

老头子和老婆子是什么人?他们是绝顶聪明的人,他们才不会吃这个苦呢!

老头子忽然一个侧空翻,往旁边一个躲闪,然后继续进攻马少群,老婆子一个后翻,也轻灵的躲过马少群的剑光,立刻又用自己的双脚专门踢向马少群的致命要害的部位。

三个人打了有十几个回合,马少群是节节败退,马少群现在已经快退到自己的房间门口了。

马少群现在是心急如焚,大吼一声,双手握住长剑,好像要拼命一样。但是不管他怎么样,他最终手里的长剑还是被那个老头子一掌给拍得飞了出去,那个老婆子一个连环脚恶狠狠的踢向马少群的胸口。

“前辈脚下留情!”这个时候那两个一直站在墙壁旁边的花树下不言不语的人终于开口说话了。

马少群本打算运气硬扛这个老婆子的连环脚,等到他听到这个他熟悉得不能熟悉的声音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身子竟然软绵绵的倒了下来,并且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老婆子也是江湖上的高手,听到后面有人叫她脚下留情,她也是收发自如,硬生生的收回了自己踢出去的脚。

“三哥,你难道是在考验我的武功吗?”马少群有气无力的说道:“这两位前辈的武功也太厉害了一点吧,我根本挡不住他们啊!”

“兄弟,没有想到你的武功比以前好像又有长进,你知道和你喂招的前辈是谁吗?”阿三伸手拉起躺在地上大喘气的马少群接着说道:“昔日闻名江湖的‘恒山双英’你肯定听说过吧?”

“难道?难道?这两位前辈就是‘恒山双英’?”马少群诧异的问道:“我听师父说他们已经失踪了几十年了,一直没有音讯。”

“还不见过两位前辈。”阿三用手捅了一下马少群的肩膀说道:“我知道你每天处理不少事务,家里的事情你也要过问,现在又是非常时期,我又一直要出去处理事情,不方便照顾你,所以,我请两位前辈出山过来帮助你,这可是你的福气!”

马少群是什么人,聪明绝顶之人,他已经从阿三的话语当中听出来了,阿三意思让他马少群拜“恒山双英”做师父啊。

如果自己真的拜了“恒山双英”做师父,他马少群还怕自己的武功不如别人吗?自己家里的安全最起码有保障了。

马少群连忙双膝跪倒嘴里喊道:“两位师父在上,弟子马少群给您们两位师父磕头了。”

“恒山双英”虽说武功高强,但是由于当年他们两个人一直恩爱有加,他们的师父樊铁雷坚决不同意他们在一起,他们的师父有意把“恒山双英”的秦腊梅嫁给自己的同门师兄弟范长进的儿子范叶,所以,“恒山双英”他们两个人约好私奔了。

本来他们的师父樊铁雷已经和他们的师叔范长进定好了日子,让秦腊梅和他的同门师兄弟范长进的儿子范叶完婚的,现在他们两个人偷偷的逃掉私奔了,他们恒山派的这件事情被江湖同道一直引以笑柄。

樊铁雷遍撒英雄帖,追杀“恒山双英”的曹得之和秦腊梅,他们两个人是东躲西藏,惶惶不可终日。

回来师父生病过世之后,江湖上追杀他们的消息才渐渐的淡了下去,他们两个人就一直隐居在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以做豆腐为生,一边行侠仗义一边创造自己的武功,后来江湖上一直有人提及这个江湖上的后起之秀名动江湖的阿三,他们本想把自己自创的武功毫无保留的传给阿三的,那知道,他们的武功在阿三面前根本不是人家对手,所以,他们失望至极。

但是,阿三的仁义,阿三的豁达,阿三的忧国忧民的情怀感染了这两位一直隐居在穷乡僻壤、形影不离的“恒山双英”,所以,他们决定今后跟着江湖少侠阿三行走江湖,行侠仗义。

但是他们也知道,他们这么多年来一直在研究和自创武功,他们也想找一个聪明绝顶,武德较好的人,传承他们的武功。

一路走来,阿三一直在他们的耳边提及这个湖塘镇的马家少爷马少群,说他绝顶聪明,仁义好学,言外之意就是想让这个“恒山双英”收马少群为徒,这个“恒山双英”本也是孤傲之人,一般人他们根本看不上眼。

当阿三推荐提及让“恒山双英”收马少群为徒的时候,“恒山双英”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若不是阿三提及此事,别人若提及此事,恐怕“恒山双英”肯定会不屑一顾的。

等他们一路紧赶,到马家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恒山双英”提出他们要试试马少群的武功。

所以,才有他们几个人从马少群的大院子的墙头上飘进来的事情。

让“恒山双英”惊讶的是,这个年纪轻轻的马少群竟然能接住他们夫妇二人的联手进攻十几招,心里本已经暗暗的喜欢上这个年纪轻轻的马家少爷马少群!

现在阿三让马少群跪在他们夫妇面前,嘴里还喊着:“师父!”,曹得之转过身看看秦腊梅说道:“老婆子,你看看这个阿三少侠的朋友马少群马少爷你认为怎么样呢?”

“老婆子一切都听老头子的!”秦腊梅看到眼前的这个长的眉清目秀,英俊潇洒的马少群,她也是从心里喜欢。

“罢了,老头子和老婆子一生都在琢磨这个武功,现在碰到你,我们也想找一个自己中意的人,传下去,所以,你去把你爹爹、娘亲叫起来,让我们大家一起商量商量,看看你的爹爹、娘亲同意不同意我们两个老家伙收你做徒弟!”曹得之笑了笑接着说道:“还有,我们赶了这么远的路,也饿了,你去准备吧!”

马少群一听,开心得心花乱放,心里喜欢至极,连忙把“恒山双英”和阿三、南宫曼曼让进了房间,他自己走进了内房,把自己的妻子叫醒,告诉她,快去请爹爹、娘亲来,就说我有喜事要和爹爹、娘亲一起分享,赶快去!

马少群的妻子睡得迷迷糊糊之间被一脸兴奋的马少群给叫醒了,当她看到自己相公脸上的喜色,她不由得会心一笑,她知道她的相公肯定有什么十分开心的事情,要不然,他不可能深更半夜把自己叫醒,还让自己去叫爹爹、娘亲一起来替他高兴高兴!

马少群的妻子是一个贤妻良母的女子,对于相公马少群她是从心里崇拜的,她的相公说什么,她就会信什么,她穿好自己的衣服,回过头看看自己的儿子俊儿,睡得很是香甜,她估计俊儿一时半会不会醒过来的,就连忙向马少群的爹爹、娘亲所住的房间跑来过去,她虽说不知道自己的相公有什么样的喜事,但是她深信不疑。

这也是她嫁到马家来第一次深更半夜过来敲马少群的爹爹、娘亲的睡房的房门。

马少群的妻子伸手轻轻的在马少群的爹爹、娘亲的睡房的房门上面敲了三下。

里面还是没用动静,她接着又敲了三下,这个时候里面传出来一个年纪比较大的一个老妇人的声音问道:“谁?深更半夜的敲门?”

“娘亲,是我,我是娇娘!”马少群的妻子娇娘接着说道:“少群让我赶过来请您和爹爹一起去我们那里,他说有什么大喜的事情要和您和爹爹一起分享!”

“什么喜事?”马少群的娘亲问道:“今天他已经让家里人开心得很累,这个深更半夜那来的喜事呢?”

“我不清楚,他让我一定要来请您们一起去!”娇娘说道:“您们的儿子您们知道的!”

“这孩子,什么喜事连着一起来了!”这个时候马少群的爹爹已经醒了并且说道:“老婆子,不要唠唠叨叨的,我们的儿子,你还不知道吗?肯定是又有什么喜事了,要不然,他吃饱撑的,深更半夜让娇娘来打扰我们休息!”

“老爷,那究竟是什么喜事呢?”马少群的娘亲问道:“群儿今天已经让人惊喜了,这个深更半夜居然又要有什么喜事呢?”

是啊,马少群究竟是什么喜事非要让自己的妻子娇娘深更半夜来请他的爹爹、娘亲呢?

马少群的爹爹马腾空不知道,马少群的娘亲不知道,就连一直陪伴着马少群的娇娘也不知道。

他们虽说是深更半夜被吵醒,但是他们是快乐的。

因为马少群说了,是喜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