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频软件大全破解版

顾遇年怎么都移不动脚步,但他也没有转身面对陌念。

他握着手机的手越收越紧,那么用力。

陌念伸手,小心翼翼的抓了一下顾遇年的衣袖,“怎么了呀?”

她问他怎么了。

顾遇年最终闭上眼睛,他把袖子抽走,“我累了。”

他最终还是快步走向浴室,然后关上了门,冷水冲刷到身上,明明那么凉的温度,他却还是觉得好热。

缓解不了的热度。

陌念站在原地,一时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他刚才不是还跟她说,就算累了,也有力气陪她的吗?

现在突然又说累了,打脸来的这么快。

陌念抿了抿唇,“好吧,那就不勉强了。”

这种事情,应该顺气自然,勉强不了的。

清新唯美蓝调女神素净室内写真图片

顾遇年洗了澡出来,浑身都泛着冷气,他低淡的嗓音,“我要处理一个视频会议,累了就睡会吧。”

陌念点头,“我不累,我看看书。”

她手里捧着一本《世说新语》看的津津有味,外面的天很阴沉,窗帘被拉开了,室内不开灯显得还是有些暗。

但好在窗户够大,又足够借着外面的光。

陌念把单人沙发移到了窗户边,她靠着床看着书,光线对她来说刚刚好。

她像是觉得头发碍事,就绑成了丸子头,露出白皙好看的天鹅颈。

一旁的小桌子上放了一杯茶,还冒着热气,这一幕画面如此的温馨又美好,让顾遇年心生喜爱。

自从陌念搬进来,他不止一次觉得这个房子有了家的感觉。

好似冷冰冰的房子,就是需要一个女主人去温暖它,就好似男人的心,需要一个女人去温暖照顾。

陌念把视线从书中抬起来,她抬眸去看顾遇年,“嗯?怎么了嘛?”

怎么还不走?

顾遇年收回视线,又一言不发的快步离开了。

陌念有时候真的猜不透顾遇年在想什么,就像刚才,他不知道顾遇年站在这里干什么。

难道是看她看的入了迷?

陌念用手敲了敲脑袋。

啊,她实在是太自了。

越来越自了。

陆家老宅。

因为天色不太好,加上顾老爷子在这里休息,家里总不能没人,叶闲晴自己也很懂事,说不用麻烦去一趟墓地。

毕竟天气也不好,太冷了一些。

陆老爷子坚持,就改到了明天早晨。

叶闲晴回来,陆晨宁还在那里跪着,她有些于心不忍,就跟陆老爷子说,“还是让他起来吧。”

陆晨宁也看向了陆老爷子,眼中隐隐闪着微光。

他是真的很想起来啊,他腿疼,身上被揍的伤口也疼、

陆老爷子看都没看陆晨宁一眼,一想到今天上午的事情,差点自己就要失去双胞胎曾孙了,心里那叫一个生气。

立马就说,“急什么,明天早晨再让他起来。孙媳妇,累了吧?上去休息吧,晨宁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放心,床单什么都换过了,放心去休息。”

“不了爷爷,我要回去了,下午公司还有事情要处理。”

陆老爷子明显有些舍不得又有些不放心,“很忙吗?”

“没有,就是要亲自过去一趟。”

叶闲晴淡淡的笑了一下。

陆老爷子又说,“我是这样想的,婚礼呢还是尽快办,因为双胞胎的风险高,母亲一定更需要好好的休息。等们结婚后就住在老宅,由我的人全权来照顾的饮食起居,是孕妇,一点差错都不可以出。”

叶闲晴也没有意见,她点头,“没有问题爷爷,都听您安排。”

“公司那边,爷爷是不主张去,想让晨宁接手先管着。”

“我闲不住的,这样吧,我答应不让自己累着,但公司那边的事物,我还是想自己处理。”

陆老爷子很好说话,他点头,“那也行,遇到什么棘手的,就丢给晨宁让他帮处理。保镖这块,我再给派两个号的,还有助理,我也给派两个我的心腹帮着处理事情。”

陆晨宁:“……”

他难道是空气吗?

叶闲晴都没有推拒,是老人的一片心意,她点了点头。

陆晨宁这个时候开口,“那下午我陪她去公司吧。”

叶闲晴整个人浑身一僵,她就知道陆晨宁没有那么容易放过她,他一定会找她秋后算账的。

陆老爷子直接忽略了陆晨宁的话,“我让管家去安排司机,保镖和我给派的助理都跟着,晚上就到这边先住着,正好婚礼事宜也要和商量。”

“好,谢谢爷爷。”

“就不要客气了,以后都是一家人。”

陆老爷子乐呵呵的送着叶闲晴出去了,可以说是无微不至了,下台阶的还提醒叶闲晴小心台阶,要不是怕吓着叶闲晴弄太大阵仗,他都恨不得派人搀扶着叶闲晴。

陆老爷子笑眯眯的背着手回来了。

陆晨宁仰头看着自家爷爷,“爷爷,行了吧?在您孙儿媳妇面前做足了戏,给足了面子,是不是该让您亲爱的大孙子从地上起来了?”

陆老爷子瞪着陆晨宁,他指着陆晨宁,“给我跪在这里好好反省反省,今天这事做的对不对!竟然涉嫌谋杀我的曾孙,还是两个!这个混账,我今天不打死真是给留着脸。”

陆晨宁下意识摸了摸脸,心道今天自己这张脸丢的已经够干净了。

闻言他也给自己辩解了一句,“我那是在气头上,说的气话,我能拿她怎么样,她自己不愿意,我能强逼着她去把孩子打了?我也不是那样的人。”

“我呸!我以前也认为不是那样的人,但今天我算是看清楚了,这个人渣,好好跪着!再敢跟我多说一句话,我就让滚外面跪着。”

陆晨宁:“……”

他好歹在外面也是有头有脸,说一不二的,在家里真真是个孙子了,一点尊严也没有。他的脸上还有他爷爷打的巴掌印了,生疼。

陆老爷子顿了顿,又说,“还有一件事,我上午就想说了,但碍于小年他们两口子都在,我没有说。我现在倒是想问问,说那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找事?人家小年打打的都算轻了!”

陆晨宁颇为无奈,“我说的话合着您都听到了?”

“我问,为什么要说人家陌念是妹妹的替身?为什么要说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