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福利软件

.630shu.co,最快更新1627崛起南海最新章节!

焰火始于宋代,又称烟花或礼花,多为节日所使用,海汉在过去几年的周年庆上也曾有过燃放烟花的安排,对于民众来说也不算是特别新鲜的玩意儿。不过这次周年庆的表演安排了三千发烟花次第燃放,规模远胜往年,对于有幸观赏到这一幕的看客来说倒是难得的人生体验。

出于安考虑,焰火燃放地点放在了港湾中的几艘平甲板货船上,距离最近的海岸线也有一里之遥,不用担心烟花窜错了方向引起火灾。另外这个燃放位置在整个胜利港海湾内都可一览无余,也便于民众在海岸边观赏。

随着每一发烟花升空爆炸,映亮夜空,海岸边的围观人群都会发出一阵赞叹声。像这种可以发射到数十米高空,在几里外都能清晰看到的大型焰火,在这个时代可是不多见的,也只有极少数大城要隘的驻军才会拥有这种东西,换言之,在这个时代就是用来传报警讯的军用物资,寻常百姓在过年过节时燃放的焰火可没有这么大的威力。

外国使节中自然也有不少识货之人,看到海汉这排场只能自叹弗如,这场********至少要花费几万两银子,又没有分文回报,这可不是一般小国能具备的财力。以往只是听说海汉国富甲天下,从这次庆典的种种细节中,各国使节才亲身印证了这样的传言。

孙真观看********的地方距离晚宴会场就只有百米之遥,他在宴席开始前就被陈一鑫带到这边,接受了国防部长颜楚杰亲自颁发的嘉奖令和勋章。完事之后他被留在了海军基地这边,据说宴席结束之后还有其他安排,他也就只能耐心等着了。不过作为刚接受嘉奖的功臣,孙真也有幸参与了盛大的晚宴,享用了他人生中最为丰盛的一顿大餐。能与众多首长和各国来宾一同进餐,这在归队之后肯定可以向战友们吹上一波了。

孙真一边观看********,一边端着餐盘吃完了足足三人份的食物,如果不是陈一鑫来找他,大概在表演结束之前他还能再消灭一盘食物。

“这就走?”孙真有些不舍地看着不远处餐台上摆放的自助菜品,他还打算等下再去拿支酱猪蹄来啃,没想到陈一鑫却让他立刻动身离开会场。

陈一鑫笑道:“现在有紧急任务,这顿饭就吃到这里吧。今天给颁奖的颜部长等下也会在,难道要让国防部长等着吗?”

“卑职不敢。”孙真赶紧起身,放下了手中餐具。

与此同时,在海汉军中任职的穿越者也陆续开始离场。阅兵式的结束并不代表军方假期的开始,恰恰相反的是,军方要趁着这个人比较齐的时候,与相关部门进行商讨,制定今明两年的军事行动纲要。

孙真跟随陈一鑫来到了海军基地的小礼堂,发现这里已经布置成了会场,他看到了在最近几天中见过的军方高级首长几乎已经悉数到场,心知刚才陈一鑫所说不是在开玩笑,当下赶紧用力抻了抻自己的军服,挺起胸跟在陈一鑫身后入场。

孤高少女假日放空自己惬意慵懒

当然了,像孙真这种基层军官还没有在这种高级别会议上入座的资格,只能在会场的最外围站着旁听。孙真左右看了看,在会场里站着旁听的基本都是少尉以上级别,陆海两军都有,像他一样级别的底层军官还真没见着几个,心里莫名多了几分紧张。

在与会人员到齐之后,会议便开始了,由颜楚杰亲自主持。

“各位,今天是海汉开国庆典的大日子,照理说这个时间应该放们回去与家人团聚了,但考虑到最近这几天的日程安排,也只能趁着人比较齐的时候安排这么一个会议,简单说一说今年国防部的对外军事行动安排。”颜楚杰一开口就言简意赅地切入了主题。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的军队北上南下,将我国的控制区分别扩展到了浙江舟山和马六甲海峡的星岛。我们战胜了台湾岛上的西班牙人,消灭了十八芝的残余势力,清剿了浙江沿海的主要海盗势力,并且促成了南海贸易联盟的建立。”

“但这些军功只能代表海汉军过去的功绩,我们依然还是要向前看。建国之后,我们国防部的主要任务依然不变,除了保家卫国之外,还要继续向外拓展领地,控制更大的区域。”说到这里,颜楚杰停下来吩咐道:“把地图挂起来!”

今天这个会场里没有普通士兵,所以连挂地图这活都是由两名少尉上前操作。这幅绘制在白布上的地图面积极大,高足有一丈,宽有一丈五,即便是站在十来米开外,也能看清地图上的大致轮廓。

孙真入伍之后也学习过基本的辨识地图技能,不过他只能从这幅大地图上勉强辨识出大明沿海地区的位置,到了海南岛这地方再向南,他就看不明白了。不过地图上用红色标识出的区域不少,且都集中于海岸线附近,孙真认为这些特地标出的区域便是海汉目前的控制区,自浙江杭州湾而下,向南一直延伸到他不认识的区域中。

“我们海汉的立国之本就是制海权,控制海上的咽喉航道和条件优越的海港,对我们的海上贸易安至关重要。众所周知,我国目前最重要的贸易对象就是大明,以福广两省为主,在我们进驻舟山以后,大概还可以加上一个浙江。但我们的目标并不会限制在现有的地区,今年也会有新的目标。”

颜楚杰说罢站起身来,从旁边的随从手里接过指示棍,指向地图右上方,沉声说道:“登莱地区,是我们进入华北、东北地区的跳板,也是控制黄海地区和海对面朝鲜半岛的战略要地。我们今年的目标,就是在登莱地区建立据点,开辟从舟山定海港通往北方的航线。”

孙真听到这番话的同时,身子都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他突然就明白了为何陈一鑫特地带自己来参加这种高级会议,海汉军若是想在登莱地区落脚,少不了得由熟悉当地情况的人带路。像自己这样出身登莱又投靠海汉的军人,简直就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孙真虽然想过很多次在未来条件允许的时候重返家乡,去看看亲人故土是否无恙,但他从未奢望过这个时刻能很快到来。想不到南下参军还不到两年的时间,这个梦寐以求的机会就已经来到了眼前。他的心情太过激动,以至于颜楚杰后面所说的话有大半都没听进耳朵里去。

海汉计划进军胶东半岛其实已经不是近期的事了,早在1632年登莱之乱爆发之前,海汉高层就已经探讨过出兵山东干涉这场战乱的可能性。但当时海汉军连澎湖都还没有占下来,在东南沿海连个稳定的立足地都还没有,如果贸然派出部队前往登莱,风险实在太大,而且补给线过长,即便海汉军武力占优也难以为继。

登莱之乱在1632年一月爆发,而海汉在同年五月才击败十八芝抢下澎湖。经过商议之后,海汉最终还是没有好高骛远地插手千里之外的山东事务,而是将重心放在了巩固福建海峡的控制权上,然后再寻求向北逐步扩展控制区。

1633年四月,海汉与福建水师组成的联军北上攻打浙江舟山群岛的时候,登莱之乱中的叛将孔有德、耿仲明等人已经叛逃到了东北投奔后金,登莱之乱由此宣告结束。海汉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直接介入干涉,只是通过雇佣海商,从与山东交界的江淮地区运了不少难民回来,孙真也正是其中之一。

直到海汉军在杭州湾外打下舟山,开始建立军事基地,军方才又将北进胶东半岛的计划提到议事日程上来。这个时候的山东内乱虽然已经结束,但地方上并没有完安定下来,始作俑者虽然已经跨海逃亡去了东北,山东境内却还有不少在这两年战乱期间冒出来的民间盗匪武装组织存在。在官方剿匪乏力的状况下,山东境内特别是官方机构被战乱摧毁得比较严重的胶东半岛地区,仍然还是呈现出一幅难以收拾的乱象。

从目前所掌握的情报来看,大明对于胶东半岛的乱局仍然缺乏有效的疏导治理手段,大量的民众在战时流离失所,导致战后很多地区的田地荒芜,地方上得不到粮赋收入,仅靠朝廷有限的一点赈灾物资和款项,根本无法完成重建工作。而得不到及时救助的民众为了生存下去,不得不屈从于盗匪或者逃难去别的地方,于是又越发加重地方上的减收减产,造成一轮又一轮的恶性循环。

这种局面对于当地民众来说是灾难,但对海汉而言,就无异于趁虚而入的好机会了。在当地官府组织不力的状况下,海汉落脚的难度可就小多了。如果操作得当,就能把胶东半岛真正变成海汉的又一大人口来源地。由海汉官方组织的移民行动,规模和速度肯定都会远远超出民间商人的自发行为。

等孙真回过神来的时候,颜楚杰已经完成了他的发言,换作了另一名海汉高官。安部这个部门,孙真似乎隐约有点印象,但这位名叫郝万清的首长,他以前却是没有听说过。

郝万清会在这里出现,一方面是因为他这情报部门主管领导的身份,另一方面就是他的山东人背景了。执委会准备让何夕暂时回到三亚坐镇,而将郝万清调去北方主理当地情报工作,一多半就是看中了他的出身背景。

但其实这种安排多少有点表面工夫的意味,除了口音和一些饮食习惯还算一脉相承之外,郝万清对于山东的了解跟这个时代的情况其实存在着很大的差异。加上他也并非地理方面的专业人士,目前能提供给军方的参考信息其实并不多,远远不如军方从大资料库中调阅的信息有用。但当事人和安部的另一位主管何夕都同意了这样的安排,那么就只能先照此进行下去了。

“在接到这个任务之后,我们安部已经调取了两年多来从北方引入的移民资料,特别是籍贯山东登莱的人员,其中有七百余人在通过审查之后加入了军队、警队和其他的政府机构。考虑到这个行动是由军方主导,所以我们将筛选名单主要放在了军中,与国防部一同把关,从中挑选了一百余名较为可靠的军人。他们之中既有普通一兵,也有已经荣立过战功的军官……”郝万清低头看了一下资料,然后问道:“特战营的孙真中士,已经到场了吧?”

“卑职孙真,请首长指示!”孙真一听点到自己名字,赶紧一个立正,抬头挺胸地大声应道。他的回应立刻吸引了会场里的军官们的目光,众人都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被安部头头点名的士兵。孙真虽然心中紧张,但脸上还是绷住了表情。

郝万清朝孙真点点头,然后继续介绍道:“孙真中士是1632年在澎湖入伍,参加了1633年的台北和舟山两次重要战役,并于1633年4月在舟山擒获匪首汪加林,记个人二等功一次,晋升中士军衔。如果我没记错,嘉奖令和勋章是两个小时之前才由颜部长亲自颁发的。”

郝万清放下手里的资料,然后说道:“在大军开拔之前,我们需要先派一队人到当地去打前站,这就必须要求熟悉当地情况,并且能够较好地融入到当地的社会当中。这支队伍将由安部和国防部共同抽调人手组成,目前军方推荐的人选当中,孙真中士是现在唯一在场的人。所以我想请孙真中士到前面来,把所知的当地状况给我们大致说一说。”

孙真脑子里嗡地一声响,立刻就变成了一片空白。他原本以为自己只是来旁听军方高层的会议,没想到居然会被点名上台,给这些比自己高了若干级的军方大佬们作报告,一时间连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